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郝文昌

生活再平庸,也不要放弃梦想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亲亲红薯  

2016-11-05 21:25:32|  分类: 抒情散文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
   多年以后,孩子依然在记忆深处珍藏着一片绿叶婆娑的红薯地。正当清晓时分,雾气弥漫,晨露闪烁,红薯花渐渐舒开身子,向天空努起粉嘟嘟的嘴唇,向天空喷洒着湿漉漉的音符。

正午,露水终于干透了。孩子在田垄上追赶连蹦带飞的蚂蚱,又想扑住红薯花上翩然游弋的蝴蝶。一只浑身载满电荷的蜻蜓,噼噼啪啪地振翅盘旋,突然纹丝不动地在空中悬停,甚至栖落在孩子头顶。母亲扯断修长的红薯蔓上细小的虚根,将四面乱爬的长蔓捋齐了,头朝南摆顺。偶尔捉到一只肥壮的摇头虫,让孩子手心痒痒地攥着,一任那两只触角来回不停地摆动。

霜降过后,红薯叶子蔫蔫地皱缩成一团,浑身布满铁锈一样的黄褐色斑点。地里的裂纹越发宽起来,是该收红薯了。四齿的抓钩一挖,往怀里一带,一嘟噜裹着泥土的红薯就钻出来了,纺锤形的身子散发着浓郁的泥土气息,有的被钩齿撞上,露出白花花的断口。孩子捡一个小红薯,搓搓黄泥巴,眯眼瞧瞧它紫红色的表皮,脆脆甜甜地嚼起来。

窑洞里的空地上满堆红薯,整天都能吃上香甜可口的烤红薯、蒸红薯。母亲使一个带镰刃的擦子擦了好多薯片,每天清晨用架子车拉到麦地里去晒,傍晚再收回来。未干的薯片冰冷,潮湿,母亲和孩子双手捧着洒,像放飞一群洁白的鸽子。

一个炊烟袅袅的暮晚,孩子和母亲正在地里收薯片,突然从村头传来一阵叫嚷声。孩子只听得“恁娘,恁娘!”几个字眼,声音有点熟悉,八成是有有叔喝醉了,又骂街呢。回到家才知道,有人在自家麦地里洒了毒药泡过的红薯干,把有有叔家的羊给闹死了。

红薯窖收拾利索后,一笼又一笼红薯用绳子吊着送下去,父亲在窖洞中摆得齐齐整整。孩子小心翼翼趴在窖沿往下看,窖里黑洞洞,圆圆的窖壁长着墨绿的苔藓,每个脚窝都很深。在红薯窖边,母亲告诉孩子:“你落生那天下午,家里人正忙着从窖里往上运红薯。你刚包起来放到炕上,眼睛就咕噜一下睁开了,转着圈到处看,让你奶奶好一顿数落!”

多年以后,一个冷到骨头里的冬天,孩子都有了自己的小孩子,可是他睁大眼睛张望这个世界,怎么也找不到母亲的身影了。

有有叔也老了,原先挺直的腰身现在总弓着。再也不用三天两头用红薯垫巴肚子,也没有听见他在街上吆喝,整天乐呵呵忙着哄孙子呢。某日有有叔和孩子说起母亲:“恁娘一辈子真不容易啊,俺俩可是打小一块儿长大的!”

孩子后来爱吃街上卖的烤红薯,还不时买一些生红薯蒸着吃,或煮到面糊糊里,一如多年前母亲那样做的,暖胃,暖心。无比稔熟的清甜味,一次又一次把他带回那片枝叶婆娑的红薯地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9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