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郝文昌

生活再平庸,也不要放弃梦想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铜川记行  

2015-11-18 09:23:19|  分类: 抒情散文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
 

国庆节刚过,侄女莹嫁到铜川王十凹,于是携妻到铜川盘桓了两天。这个小城位于南北走向的川道,东西两面都是不太高的山梁。城中几乎没几十层的大厦,大多是五六层以下的楼房窄窄的街道人群稀少,饭店、商铺的生意都有些冷清。人说铜川又称小河南,果然不虚,酒店里,饭馆中,街头巷尾,是浓浓的河南音调。母亲是河南人,我也一直以半个河南人自居,听到熟悉的河南腔倍感亲切。

哥嫂和姐姐姐夫还有孩子们陆续乘车抵达预订的酒店。家人在异地相聚,这还是破天荒第一次,大家谈论冬枣的长势和价格,盘算今年的收成,感叹孩子们一个个都成年或成家了,几个大的都有了自己的孩子,最小的已经上大学了。大哥的外孙跑来跑去玩耍,让他叫我姥爷,他仰头看看我的脸,说你不是姥爷。

第二天一大早,我和妻顺着楼房的夹道,向西边山脚缓步走去。窄窄的小路蜿蜒向上,两旁有许多高低错落的低矮的瓦屋和平房,偶或有一两栋二层小楼,然而大多锁着门,有的窗户都卸掉了,空空洞洞显示着久无人居的迹象。只有几户小院冒着烟,大约是在用劈柴生蜂窝煤炉。一个满头白发的老婆婆端着水盆出低矮的大门,哗一声泼在路上。有一家妇人训斥孩子写作业不认真,孩子嘴巴犟得梆梆的,是一口河南腔。

     山坳浅浅的除了瓦屋平房和二层小楼山脚下还有好几孔窑洞,只是窑面的门窗都没有了,窑里光线暗淡,空无一物。其中一孔石头箍成的窑,顶上刻着“1990年建”的字样,年代也不算很久远。窑洞外还种着一小片枝叶婆娑的绿豆,因为没人侍弄,豆蔓长得老高,却没有结几个豆荚荒坡上,崖壁间,密密地长着高大的黄蒿,间或点缀几丛开得烂漫的野菊花,弥漫着浓浓的苦香

这片小小的居所曾经是矿工温馨的家。多少矿工在这里安顿下自己的新媳妇儿,多少孩子响亮的哭声和欢笑声回荡在山坳里。在路遥的长篇小说《平凡的世界》中,当年孙少平就是在这样的小屋里和师父安然对酌,惠英嫂在旁边忙忙碌碌,这里最后又成为孙少平情感和生活的归宿。

     中午,随着迎亲车队,饱览了山间斑斓的秋色,到达当地人称作“小香港”的王十凹。十多栋家属楼高高低低建在山峁上,街道窄窄的,卖衣服和日用品的小摊几乎把路都堵严实了。在略显窄小的新房里,侄女婿的父亲告诉我们娘家人,家里已经给小两口在西安北郊买了房子,这里只是暂住。他也是一名老矿工,今年刚刚退休,能把孩子安顿到西安这样的大城市,又看着孩子成家立业,这可是他一辈子最自豪的事了。

看着忙碌的老人和沉浸在幸福中的孩子们,我不禁又想起那一片即将全部废弃的低矮的小屋,小屋中写作业的孩子,还有在这里长大后外出求学或就业的孩子们,崭新的生活在等待他们,而且他们再也不会回到这个小山坳了。过几年,这片低矮的房屋很可能拆除殆尽,只留下星星点点的记忆不经意间在老一辈矿工的梦里闪烁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2)| 评论(6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